人生如梦

她在清华美院

诸葛亮的人格障碍

subblogpch502861m61:

诸葛亮这个人最大的问题是做事过于追求完美,放不过自己,放不过别人。比如说马谡该杀不该杀?这是一个人格测试题,说该杀的都是追求完美,说不该杀的都是不求完美。

马谡是谁?他其实是诸葛亮最大的粉丝、最得力的助手、也是接班人的重要人选。但他有很强的表演欲,为守街亭的事儿立下了军令状,本想在前方捞个功名,不想阴沟翻船,损兵折将。诸葛亮本可先把他先关起来,等气消了再说,毕竟蜀国本来就没人才,一个错就给废了,那只有偏执的人才做的出来。

马谡是没碰到好主子,如果是在司马懿帐下混事,他遇见这事儿,一定会从轻处理的:先撤职查办,关个禁闭的,让马谡闭门思过一段时间,然后放出来戴罪立功。这种处理方法可以给马谡成长的时间和空间,让他在挫败中成长。其实,司马懿、司马师、司马昭,包括司马炎祖孙三代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就是善待部下。所以后来司马篡曹魏的时候,他底下的部将大多跟他走了。

诸葛亮做事,常常是眉毛胡子一把抓,统得太死。比如,诸葛亮与司马懿PK,给他下个帖子,大概意思是说说咱们两个是哥俩好,今生缘,想在某年某日某刻在某地点与你会会功,你摆你的龙门阵,我摆我的八卦阵,玩一票。司马懿接待蜀国使臣很隆重,搞了个饭局,期间问蜀国使臣,“您家丞相近来如何?”那人说,“我家丞相近来挺闹心,”司马懿再问:“闹什么心呢?”那人说,“军中二十军棍以上的事情要经他批准。”司马懿一听马上就乐了,心想这军中二十军棍的事儿谁来管?连、营长管的事儿。这连长上面是营长,营长上面是团长,团长上面是旅长,旅长上面是师长,师长上面是军长,军长上面是总司令。你诸葛亮号称统十万兵马,那就是个集团军总司令。可他管连长的事,他管得过来吗?这不要活活累死吗?!所以司马懿一等那人走了就对部下说:“我想诸葛亮管的也太细了,必不长久”后来果真如此。

诸葛亮作为高管,不善分权,管得太细,还追求完美,这是他致命的弱点。在这点上,他应该向孙权学习,你瞧人家多活得潇洒,凡是敌军来犯,就大撒把得让别人处理。先是让周瑜上,再让鲁肃上,又让吕蒙上,他们个个都尽心竭力,三十五岁上下就都操心死了,而孙权却足足活过了七十岁!

2500年前《易经》说得好,“文武之道,一张一弛。张弛是互补的,不是相克的。如果你太弛了,你会不求进取;如果你太张了,你会折自己的寿。由此在管理上,主管越是工作狂,下面越是懒人多。因为凡事都是你说了算,谁都不敢碰了。

美国有俩心脏病专家,名叫弗里德曼和罗森曼,他们发现心脏病的起因不是功能性障碍造成的,而是人格特质造成的。他们将人分为两大类:A型人和B型人。前者的突出特征是进取心强、工作投入、追求完美、容易焦虑;后者的特点是心态平和,不争强好胜,比较的从容不迫。医学研究表明,前者比后者患心脏病的机率大五倍。诸葛亮就是典型的A型特点人,所以五十四就英年早逝。司马懿是AB兼有,所以活到了七十三岁!

不知他们哥儿俩在阴间相会,会这么评价自己的人生功过。

的确是这样的。

音乐随身听:

©绘画:William Merritt Chase

一个人阅读的第一本书,在内心所留下的深刻印记,很少有其他事物可与之相比。那些影像、那些文字撞击出来的回音……我们以为那些是陈年往事了,实际上却伴随我们终生,在我们记忆深处筑起一幢豪宅。不管我们后来读了多少书,看了多少花花世界,学了又忘了多少东西,我们迟早都会回到那幢豪宅里。

——卡洛斯·鲁依斯·萨丰《风之影》

更多内容:微信公众号「每日意图」

梵净山国家级风景名胜区

这个音乐很好听

叔叔不会哭:

还记得是三十多年前的一个夏日午后
那时候还是有线广播
还在宣扬美帝国主义腐朽生活的时候却听到了这样一首空灵的旋律
沙拉或者海瑟薇的演绎并没有原版的纯粹
或许
我只想回到那个纯真的年代
纯粹的我

今天又不得已删除了一个朋友,原因就是不能发表评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