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如梦

腊八粥,腊八节正在三九中。

青玉案·元夕 

宋 · 辛弃疾

东风夜放花千树。更吹落、星如雨。宝马雕车香满路。凤箫声动,玉壶光转,一夜鱼龙舞。

蛾儿雪柳黄金缕。笑语盈盈暗香去。众里寻他千百度。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,灯火阑珊处。

看电影和照相

如烟往事

轻风:

小时候,家里没有钱看电影,于是,小伙伴强行让刘金明(记得是这个名字)请我看了一场电影。后来工作,分配到农村,又住校,于是就有时随着村民一起在空场看放映队放映的露天电影。每逢放电影时人们早早地吃过饭就到场院等着,那时人们的娱乐生活缺乏,只有看电影是“盛大”的节日了!农忙时没有电影看的。每逢邻村放电影,其他村的看电影的人们就成群结队的浩浩荡荡地前往,电影结束再成群结队地踏着月色回来。


自从分到农村,基本上与照相绝缘了,以至于与那时的同事没有一张合影,本人也没在那里照过一张相。那村头迎风招展的山桃花,那滚滚麦浪只有在脑海里出现……现在手拿手机随时拍照的畅快是彼时不能想象的事。

张居正之死

明朝的事儿

轻风:

明代首辅张居正终年五十八岁,依他能享用的生活条件,不算高寿。他的死因,所患何病,《明史》均未记载,但历来存有两说:一是他自己的说法,据他自己去世前不久在给皇帝的书信中说是因为痔疮,多年误治,访得名医割治后却消耗太大:“衰老之人,痔根虽去元气大损,脾胃虚弱不能饮食,几于不起”。

另一种说法是清流文士王世贞在《嘉靖以来内阁首辅传》中所言,张首辅之死,实死于春药过度。他说,夺了张居正的命的并不是区区痔疮,而是由于他吃多了壮阳药,药性太过燥烈,又服用寒剂下火,因此发病身亡。沈德符在《万历野获编》所载更为有趣:张居正“严冬不能戴貂帽”──天天服食壮阳药自然暖和,只是苦了百官,再冷的天也只能跟着“太师张太岳先生”光着脑袋捱冻。而这些叫做“腽肭脐(海狗肾)”的春药,居然是戚继光所献,除了春药,还有试药的工具,如王世贞便说“(戚)时时购千金姬”送予张居正!这两种说法,均属一面之词,姑妄听之吧。

诸葛亮的人格障碍

subblogpch502861m61:

诸葛亮这个人最大的问题是做事过于追求完美,放不过自己,放不过别人。比如说马谡该杀不该杀?这是一个人格测试题,说该杀的都是追求完美,说不该杀的都是不求完美。

马谡是谁?他其实是诸葛亮最大的粉丝、最得力的助手、也是接班人的重要人选。但他有很强的表演欲,为守街亭的事儿立下了军令状,本想在前方捞个功名,不想阴沟翻船,损兵折将。诸葛亮本可先把他先关起来,等气消了再说,毕竟蜀国本来就没人才,一个错就给废了,那只有偏执的人才做的出来。

马谡是没碰到好主子,如果是在司马懿帐下混事,他遇见这事儿,一定会从轻处理的:先撤职查办,关个禁闭的,让马谡闭门思过一段时间,然后放出来戴罪立功。这种处理方法可以给马谡成长的时间和空间,让他在挫败中成长。其实,司马懿、司马师、司马昭,包括司马炎祖孙三代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就是善待部下。所以后来司马篡曹魏的时候,他底下的部将大多跟他走了。

诸葛亮做事,常常是眉毛胡子一把抓,统得太死。比如,诸葛亮与司马懿PK,给他下个帖子,大概意思是说说咱们两个是哥俩好,今生缘,想在某年某日某刻在某地点与你会会功,你摆你的龙门阵,我摆我的八卦阵,玩一票。司马懿接待蜀国使臣很隆重,搞了个饭局,期间问蜀国使臣,“您家丞相近来如何?”那人说,“我家丞相近来挺闹心,”司马懿再问:“闹什么心呢?”那人说,“军中二十军棍以上的事情要经他批准。”司马懿一听马上就乐了,心想这军中二十军棍的事儿谁来管?连、营长管的事儿。这连长上面是营长,营长上面是团长,团长上面是旅长,旅长上面是师长,师长上面是军长,军长上面是总司令。你诸葛亮号称统十万兵马,那就是个集团军总司令。可他管连长的事,他管得过来吗?这不要活活累死吗?!所以司马懿一等那人走了就对部下说:“我想诸葛亮管的也太细了,必不长久”后来果真如此。

诸葛亮作为高管,不善分权,管得太细,还追求完美,这是他致命的弱点。在这点上,他应该向孙权学习,你瞧人家多活得潇洒,凡是敌军来犯,就大撒把得让别人处理。先是让周瑜上,再让鲁肃上,又让吕蒙上,他们个个都尽心竭力,三十五岁上下就都操心死了,而孙权却足足活过了七十岁!

2500年前《易经》说得好,“文武之道,一张一弛。张弛是互补的,不是相克的。如果你太弛了,你会不求进取;如果你太张了,你会折自己的寿。由此在管理上,主管越是工作狂,下面越是懒人多。因为凡事都是你说了算,谁都不敢碰了。

美国有俩心脏病专家,名叫弗里德曼和罗森曼,他们发现心脏病的起因不是功能性障碍造成的,而是人格特质造成的。他们将人分为两大类:A型人和B型人。前者的突出特征是进取心强、工作投入、追求完美、容易焦虑;后者的特点是心态平和,不争强好胜,比较的从容不迫。医学研究表明,前者比后者患心脏病的机率大五倍。诸葛亮就是典型的A型特点人,所以五十四就英年早逝。司马懿是AB兼有,所以活到了七十三岁!

不知他们哥儿俩在阴间相会,会这么评价自己的人生功过。

的确是这样的。

音乐随身听:

©绘画:William Merritt Chase

一个人阅读的第一本书,在内心所留下的深刻印记,很少有其他事物可与之相比。那些影像、那些文字撞击出来的回音……我们以为那些是陈年往事了,实际上却伴随我们终生,在我们记忆深处筑起一幢豪宅。不管我们后来读了多少书,看了多少花花世界,学了又忘了多少东西,我们迟早都会回到那幢豪宅里。

——卡洛斯·鲁依斯·萨丰《风之影》

更多内容:微信公众号「每日意图」